首页      国内   国际   养殖   特养      苗种   饲料   渔药   设备      灾害   致富   展会      经营   人物      院校   宝典   农业   合社
黄颡      罗非   石斑   金鲳   鳗鱼      鳜鱼   黑鱼   黄鳝   泥鳅      海参   贝类   海带      龟鳖   大鲵      龙虾   对虾   沼虾   螃蟹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人物专访 > 正文
许绪满:“本地姜不辣” 水生生物保健品企业转型很有必要
时间:2014-08-30 10:30:49    来源:网络    中国水产信息网新闻中心

专访湛江市水生生物保健品行业协会会长许绪满

广东省湛江市海产品闻名遐迩,有“吃海鲜,到湛江”之说,自上世纪80年代大力发展人工养殖替代海捕以来,湛江已成为我国重要的水产品生产和出口基地。伴随着水产养殖的热潮,一大批本土药品、保健品生产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成长起来,而外地企业也不肯放过这块“肥肉”,纷纷入驻湛江,与此同时,为数不少的违法家庭式作坊趁机开始牟利。

如今,湛江的水产保健品市场可谓鱼龙混杂,随着养殖环境越来越恶劣,水保企业的销售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。2007年,湛江市水生生物保健品行业协会应运而生。7年了,它到底给整个湛江水保业交了一份怎样的答卷?行业的未来在哪里?让我们跟着第三届协会会长许绪满(湛江市海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),了解最真实的湛江水保会······

■ 服务好会员单位,未来建立行业统一标准

《当代水产》:您能说一下湛江水保会的具体情况吗?
许绪满:湛江水生生物保健品协会从2007年创办至今,已经7年了,我们这行在湛江地区有200多家公司,会员占了60多家。作为第三届会长,我认为湛江在水保资源整合这方面做的不错,我个人也很看好这一行,企业间比较团结,老总之间年龄也相近,都是60、70后,很容易融合在一起。
湛江水保会每2个月召开一次理事会,每年开2次全体会员大会,还经常组织大家去韩国、台湾等地学习考察。会上我们重点交流的就是养殖技术、市场行情,以及和政府相关部门的信息对接。今年我刚上任,协会就在整合金融这个版块,通过协会的力量,中国银行、广发银行等行给会员们提供了50万元限额的信用卡,所以协会的益处是很多的。

《当代水产》:作为今年1月刚上任的新会长,请问您在水保会的工作主要有哪些?
许绪满:我刚当上会长,经验比较少,很多方面还要慢慢学习。我工作的重点就是把会员单位服务好,他们在申请批号、技术资格认证、人员培训、采购、原材料信息不通等方面遇到问题,都可以寻求协会帮助,另外,政府对水产行业一旦下发最新通知,协会也会及时和会员沟通。
我上任之后,主要精力集中在融资这个版块,下一步会继续发展会员,把我们行业壮大起来。水产行业目前有饲料协会、种苗协会、冷冻协会、添加剂协会、水保协会等各种不同的组织,但它们是同一个概念,属于一个大家庭。我认为,可以跟民政局等部门沟通一下,把各协会整合起来成立一个总会,大家在一起办公,这样信息就会更加及时、全面,平台就更大。在泰国、马来西亚、越南等国都有水产总会,等我们也成立总会之后,湛江水产这个名片在全国将更受关注。

《当代水产》:湛江水保会的入会条件有哪些呢?
许绪满:我担任会长之后,将湛江水保会的入会门槛提起来了,会员首先要对协会负责,其次对国家有关管理部门负责。协会的会员费是2,000块钱一年,说实话,每年开会、考察、办杂志、给会员办理批准号的费用都不够,但我们在钱方面不计较这么多。另外,入会的要求很严格,会员首先要有正式的工商注册,有详细的名称、地址、法人和正规厂房,接着提出申请,经过理事单位审批合格后,最后还要经过我的许可。

《当代水产》:您怎样评价湛江水保会?
许绪满:由于我所在的公司涉及到几个板块,所以我也参加了水产行业里的其他协会,比如标准码协会、饲料添加剂协会、种苗协会等,但是我觉得水保协会的凝聚力是最强的。因为水保业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,目前还没有国家统一标准,在这种情况下,就要参照行业标准来制定企业标准,于是我们希望联合兽药管理、质检等部门制定出统一的行业标准,虽然这跟小部分企业有冲突,但这仍是协会下一步的工作目标。

■ “本地姜不辣”,企业转型是必由之路

《当代水产》:对于湛江本地水保业的发展,您有什么看法?
许绪满:据湛江市工商局的调查显示,注册在内的水保企业有200多家,如果加上那些地下工厂、游击队,估计400家都不止,近几年来,这一行发展特别艰难。所谓“正规军打不过游击队”,他们是求生存,比如同样类型的产品会降低有效成分含量,以此卖低价,而我们则是求发展,所以市场竞争很激烈。
湛江水保行业的发展是落后于全国水平的,可又是发展最快的,这主要得益于湛江的资源优势,但是又存在“本地姜不辣”的现象,即本地人对湛江当地企业信心不足。当然这也是有原因的,比如个别地下工厂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,不管质量只管销量,这直接影响到当地正规企业品牌的发展,一部分人的心已经被不正规的小企业扰乱了。
像我们海科的产品在海南、广西、珠三角地区销量很好,可就是在湛江做不起来。我们经过调查,和用户在一起沟通,又发现了一个现象,那就是在一些规模大的养殖场,技术人员想从中牟利,不愿意用本地产品,用外地产品则可以掩人耳目。而只有3、5口塘的家庭养殖户消费意识又很低,谁赊给他、谁价低就用谁的产品,根本不关心质量问题。

《当代水产》:您认为水生生物保健品行业的发展存在哪些问题?
许绪满:水保行业最突出的问题就是恶性竞争,赊销太厉害,平均每年超过10%的企业呆账、死账都收不回来。第二就是养殖环境越来越恶劣,比如“威马逊”台风让海南、粤西、广西大面积受损。还有就是这几年病毒比较严重,对虾偷死、空肠空胃比较多,这直接影响到行业整体发展。
我们协会经常跟会员开会沟通,商讨如何控制赊销、保证鱼虾健康、建立客户网络等。前几年水产饲料业赊销也比较严重,但这几年局势发生了扭转,其实行业是乱过之后才会慢慢改变,这需要一个过程。

《当代水产》:您作为会长,对会员企业未来的发展壮大有何建议?
许绪满:我这次担任会长,说实话,压力也不小,因为里面的会员大部分都是跟着我们海科一起成长的,但整的构思就是侧重发展第三产业,例如种苗、养殖、配套设备、饵料等,这是做好水生生物保健品行业的前提。还有就是建议大家降低水保产品赊销的比例。
整个湛江水保会的产值只是10个亿左右,而冷冻厂一个厂的产值都能超过整个行业的总产值,优秀的种苗企业一年产值也能达到十几个亿。我觉得水产这一行业是向阳行业,对于微生物制剂,大家都是从不懂到懂,摸着石头过河,到现在还是边做边学。但是,水保业的未来肯定是强者胜出,弱者淘汰,只有慢慢朝着兽药、饲料添加剂等方向转型,才会有更多发展空间,增加销售额。

《当代水产》:您对水保这一行业的前景怎么看?
许绪满:这一行业的发展前景很大,慢慢走上正轨之后,那些小的、不正规企业会被慢慢淘汰掉,今年我估计就会有5%~10%的企业被淘汰,因为“威马逊”台风灾难会让他们赊销出去的产品收不到款,导致资金链断裂,另外,客户不结账,他们也不敢再把货赊销出去,这样一来,他们就会破产或者转行,进而给其他企业腾出市场。另外,我们以后还会跟政府部门制定出一个行业标准,对“三无”企业进行打压,重新树立行业形象。总之,这个行业还是有发展潜力,但要把握尺度,不能拼命赊销,不能盲目投资。


关键字:许绪
分享到:
作者:佚名
>> 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